您好!欢迎来到育龙国际学校!咨询电话:400-600-2935 北京:010-51290949 上海:021-51619982
各地区国际学校
国际学校大全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际学校 > 国际学校问答 值班手机: 15010038597 欧阳老师 18017921033 轩铭老师

国际教育必须为中国做出改变?

分享到: 更多
育龙国际学校网   http://bkzn.china-b.com/   
育龙网核心提示:国际教育必须为中国做出改变:苏州工业园区海归人才子女学校OCAS总校长华晓杭女士讲解国际教育必须为中国改变。

1.webp.jpg

华晓杭
苏州工业园区海归人才子女学校
OCAS总校长

  初次领略华校长的睿智,是在2015VIS国际学校发展大会上。她的演讲“国际学校在中国3.0版”里首次从“国际性”和“中国化”两个维度来区分了国内的国际学校的类型,在那张图表里,国际学校的类型一目了然,堪称创举,至今还在被无数的媒体引用和模仿。
  得知华校长开始创建一所全新的学校:苏州工业园区海归人才子女学校,我们决定前去拜访,除了了解国际教育在国内的现状,我们还很想听听她对IB体系的见解。

中国最早的IB留学生和教师

  很多人知道华校长是UWC常熟分校的创校校长,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,她和IB的渊源有多深厚。她曾是中国最早的IB留学生,也是最早的中国籍IB考官及教师。

80年代的IB学生

  1985年,华晓杭入选全国仅有的两个UWC名额,前往美国UWC就读IB。她和另一位学生,就这样变成了中国学习IB的头一批人。在华晓杭之前,中国去UWC留学的学生约20人,但是后来真正从事教育工作的,只有她一个。

2.webp.jpg

▲1986年,华晓杭在UWC留学

  1988年华晓杭UWC毕业,90年代就成为最早的中国籍IB考官及教师。2000年后,中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IB学校,培训需求一下子加大,而 IB组织急需懂中文的人才给中国老师们讲解TOK(知识论),于是他们找到了当时在挪威UWC任教的华晓杭。从2005年起她又成为IB亚太地区的教师和校长培训官。在随后几年华晓杭的IB培训班里,出现了一批10年之后在国内很有影响力的校长、主任等领军人物。

3.webp.jpg
▲2012年,华校长在苏州培训IB老师

  有这样的资历和背景,难怪华校长在总结中国的国际教育时,信手拈来,视野广大。

理想主义的UWC
  聊华晓杭校长的经历,就不能不聊UWC。
  “可以说UWC改变了我的人生,也几乎改变了每个孩子的一生。”华校长说。
  如果用一根横轴标注一所学校,最左边是现实主义,最右边是理想主义,那么UWC大概会在这根横轴的最右边。华校长说,它非常非常地理想化,也可以说非常非常地高端。
  以挪威UWC为例,因为它由政府全资赞助,学生100%拿奖学金。学生里可以有王子,也可以有难民,可以有同性恋,也可以有变性人,这样的挑选确实是刻意为之,目的就是制造出全世界的一个小缩影。

4.webp.jpg
▲2008年,华校长在挪威UWC做老师时与学生合影

为什么特意来制造这种极端的对比?

  因为世界不是你整天和自己同种族、地域、阶层的人打交道,这样你就很容易陷入一种单一的思维模式中,而一旦你面临一个不同的文化背景,你就会不知所措。
  只有在UWC这样的一个世界里,孩子才能够真正每天面临挑战,真正了解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。
  这话听起来有点遥远,但是根据华校长的亲身体验来理解,就特别生动。
  我当了UWC的老师以后,见过各种各样的学生。
  我印象最深的是2004年的时候教过的一个学生。他来自古巴,是UWC第一次古巴的学生来上学,来UWC的时候24岁,从来没有用过电脑,一句英文不会讲。
  但这孩子过来后,没有人认为他傻,大家都觉得互相帮助很自然。他的室友还在全校募捐,给这个孩子买电脑。
  结果你知道吗?不到一年,全校所有人的电脑问题都找这个孩子,他学会了编程,据说后来的水平都能当黑客了。
| 这种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。UWC能给每一个孩子这种教育的信念,在这个世界上,我想做什么,我都能做到。所以美国的大学特别青睐UWC的学生。
  这真是全世界最理想化的一个教育模式了。可以说,是站在教育理想化的金字塔顶端。正因为UWC有这样的理想,所以要复制它的难度非常高。

5.webp.jpg
▲2012年华校长与UWC国家理事会成员在UWC创建签约仪式上


国际教育必须中国化

  见到华校长的时候,她刚刚从泰国考察国际学校回来。我也听说,北京已经有好多家庭因为雾霾“逃”到到曼谷让孩子读国际学校了。一方面空气好,一方面学费比国内低,又没有国籍限制。
  华校长说,在国际教育方面,泰国有不少经验我们应该吸取。

如何拥抱国际教育

  曼谷的GDP应该跟苏州差不多,泰国全国有约80所国际学校,曼谷占了50所,按照这个总量来算的话,10年、20年以后,北京上海这种城市起码要有100所国际学校才对。所以按照现在的规模,国内的国际学校的数量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  但是泰国也有一些经验我们应该吸取。十多年前,泰国的家长也是恨不得打破脑袋把孩子往国际学校送,但是这批学生现在上完高中,很多根本没法在泰国工作,因为他们的泰语实在是太糟糕了。很多孩子只能离开泰国到海外发展。
  所以拥抱国际教育的时候你必须想到,你想得到的是什么。这不仅仅是家长的问题,还是一个国家的问题。
  我们往前100年看,1920年的时候,中国是向世界贸易开放的。当时的民族工业是无法和国外的企业竞争的。所以一个国家,你必须要有一些壁垒,保护一下自己的民族企业。
  现在的教育实际上一样。如果你完全开放,你一所民办学校是无法去和惠灵顿、伊顿,和美国的名校竞争的,因为中国家长肯定信任这些名校的历史。但这些国外的名校会输出它真正核心的东西吗?现在哪些国际学校是从本部委派教师过来的?老师都是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的?
  我觉得,国内的学校还是应该自己研发课程。但是现在太多的办学人就想着短平快的道路,越是这样,你就越依赖人家,你永远做不了自己的课程,没有自己的东西。
  华为是怎么起来的?就是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地自己去搞研发。中国教育也需要这样的,有长远理念的投资者、股东、董事会,和真心热爱教育的人,把自己的中国化的国际教育这个事情做起来。

国际教育3.5版

  可能是UWC和在IB组织的经历,造就了华校长对于国际教育进入中国的独特观点。
  她阐述的中国国际教育的“3个版本”说曾经广为流传。
  1.0版本是以外国语为特色的学校;
  2.0版本是各种“洋高考”的培训班和国际班;
  3.0版本就是中西真正融合,真正培养国际视野的青年一代,但是更加包含和尊重当地国的国际教育,是做“中国化”国际教育的学校;

6.webp.jpg

▲华校长在2015年VIS大会演讲

我问华校长,有没有4.0版本?

  华校长说,如果真有4.0版,希望是中国所有的学校都走到国际教育的这个方向。
  我们这代人的历史使命,不仅仅是到外面去学习人家好的东西,最重要是能把这些教育的精华拿回来,做出我们中国自己的教育,既有中国的东西,也有人家开放的理念。这也是为什么我开始做苏州海归人才子女学校OCAS,希望这是一种尝试。
  我认为,如果要让中国政府真正去拥抱国际教育,国际教育必须要为中国而改变。这个改变谁来做?只能像我们这种背景的中国人去做,拿IB来说,IB应该因为我们而改变,这是理想的3.5版的国际教育。
  如果IB不改变,中国政府也不可能把全民教育托给IB、A-level这样的体系。IB如果要在中国继续走下去,它必须尊重当地的文化,尊重当地的教育的体系。
  比如IB已经为了日本改变了。IB的六门课,以往只有英、法、西班牙三种官方语言,这是60年代冷战时期定下的,但时代已经变化很多了,IB叫做国际文凭,却没有中文、阿拉伯文,你就只能说自己是西方的国际教育文凭。所以IB进入日本,条件就是可以有四门课用日文教授。
  IB将来是否会为中国改变,我还不清楚,但即便IB将来不这么做,中国人也可以自己做。比如你设置3门课用中文来上,3门课用英文上。我们在OCAS学校就是所有的课程都用中英双语去做。
  这个双语的概念是在一个学习主线上同时使用双语学习。比如一样是数学课,上午是外教教,下午是中教教,需要两个老师密切配合,知道彼此的进度,学生能够无缝在中英文直接切换,这